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骑自行车 看老房子

来源: 时间:2010/5/5 15:01:00 点击:
 据《东方早报》报道,衡山路复兴路历史风貌保护区打造的“走近老房子”专线游,近日在徐汇区正式启动,“老房子”旅游咨询中心和老洋房艺术中心也同时揭幕。

  厚重的人文底蕴、浓郁的异国情调、优雅的文化基因、风华绝代的体验,由国歌诞生地“小红楼”、“楼宇泰坦尼克”武康大楼及“爱庐”等众多名人故居组成的历史风貌区,是海派文化荟萃之地,这里是上海最具特色的住宅群落。徐汇区自3年前相继推出“印象衡山路”、“经典上海之老洋房”等产品后,今年精心打造了“走近老房子”专线游品牌,成为“世博体验之旅”中一片亮色。

  徐汇区为此在修复一新的武康路黄兴旧居设立旅游咨询中心与老洋房艺术中心,方便游客在衡复地区的游览。信息索取、交通查询等一系列的游览问题,游客都可在此得到满意解答。

  针对风貌区景点线路长、分布散的特点,徐汇区推出了“骑游”新时尚。游客只需事先在自行车办卡点用身份证或护照办理自行车租赁手续,获得衡复地区骑游导览地图,便可开始自己的“骑游”之旅。借助自行车这种环保的交通方式,更加有助于徐汇老房子旅游线路的线路化、常态化。目前风貌区共设有7个自行车停放点。

  与此同时,老房子“世博人家”也开门迎客。居住在老房子中,经过推荐、筛选、试点后脱颖而出的“世博人家”家庭,在承担世博旅游接待同时,也将扮演“民间外交家”的角色。“骑游”中希望更深入了解上海的中外游客,均可向旅游咨询中心预约,入住“世博人家”,与“世博人家”家庭同吃同住,体验上海寻常百姓生活。

  租车地点:武康路393号(画廊),我记得只要身份证登记,押金吧.

 

虽然武康路1公里多的马路上,沿途几乎都是老洋房,在每坐老洋房的背后几乎都有神秘的故事,但需要提醒的是,绝大多数的老洋房都是不对外开放,或是单位的用房,或是私人住宅(基本都是有来头的人物),基本只能隔墙观望的是大多数,因此,如果按图索骥会比较失望的。在我看来,去武康路体验一种氛围,这个氛围是百年上海在武康路上所积淀下来的优雅和沉静,这是上海独特的气质。

    是中国近代民主革命家黄兴的故居,人称“黄公馆”,以不对外开放。这是一幢三开间4层楼的花园住宅,带有古典主义装饰艺术派风格。此楼建造于民国初年,入住后仅数月,黄兴就因胃病复发而谢世,年仅42岁。黄兴过世之后,“黄公馆”几经易主,1932年蔡元培、吴稚晖等在此创办上海国际图书馆,它是日内瓦中国国际图书馆的分馆,也是我国第一家国际专业图书馆,1937年迁往北京。这里还曾是上海电影厂的办公楼,楼梯墙上至今还悬挂着白杨、张瑞芳、上官云珠等几位昔日大明星的大幅黑白照片,均已落满灰尘。在安静的武康路,这幢有着几分霸气的老洋房屹立在那里,显得凝重而倔强。

宋庆龄故居

武康路393号黄兴故居

 游览(从淮海西路路进入)

武康路117号

    “2010年,游客们看完了世博园区,应该也想找个有上海味道的老马路逛逛。”或许武康路就是这样的地方。

  ,上海团队八日游;  以前读书的学校在淮海路上,对面是宋庆龄故居,旁边就是武康路,读书的时候从来没想过去逛逛,觉得也就是个普通的小马路,只是安静点而已吧,可能是那时住在弄堂里,上海自助二日游,天天生活在老洋房的氛围里,什么洋房的故事都不大在意,现在搬出了老城区,对这样弄堂洋房倍感亲切,行走其间,增添了观光的含义,以一个外人的身份,观赏这样洋房,可以更淡定些更从容些。

武康路270号英式建筑

    位于淮海西路武康路口,门票20元,以日本游客居多,进入真正的故居要穿鞋套,亦有讲解员讲解,无需另外费用。据说孙道临在世时很喜欢眺望窗台对面,德式红顶白瓦的船形建筑便是宋庆龄的故居。宋庆龄于1948年冬迁居于此。故居房前是一大片草坪,四周是终年苍翠的樟树。故居底层是过厅、客厅、餐厅和藏书室。房间里陈列着国内外友人赠送的石刻摆件和风景油画,墙上则挂着孙中山和一些她与中外名人的合影。最柔软的一处要属那件宋庆龄穿过的藏黑色香云纱旗袍。旗袍颜色素净,领口和袖口有镂空花样。想必当年,她就是穿着这件旗袍在武康路上缓缓走过。

    就在湖南别墅的对面,湖南路武康路交叉口,是当年的英国公和洋行设立在上海的建筑设计事务所。如今的汇丰银行上海分行、海关大楼、渣打银行等建筑,都是公和洋行建筑设计事务所的作品,简练动感的造型、清秀流畅的线条,为昔日的上海建筑注入了全新的血液。

    是一处不对外开放的独立花园洋房,但是门牌上标着“1号2号”,不透过铁门的缝隙向里看,是绝不会发现内有2幢小楼的。1号楼外形是近代西洋建筑,主屋3层。2号楼为二层建筑,局部三层,简洁的西班牙式风格。屋顶平缓,铺设西班牙简瓦,墙面为浅黄色涂料。早年的房主是金城银行的总经理周作民。

武康路113号巴金故居

    进入武康路:武康路一条连接着华山路,另一头连接这淮海西路,两头都可以进入。因为武康路不是很长,上海自助八日游,拍拍走走,2小时左右。

    武康新里又名武康庭,主楼建于上世纪70年代,是上海仪表局的办公楼。外表相当朴实规矩的老楼在新世纪被香港一家投资集团相中并华丽转身。武康庭的外围是三层高的小洋房,里边就是原仪表局的办公楼了。办公楼有个地下室,地面上有四层半。里边进驻了一些公司、工作室,当然更有提供游人休闲的咖啡吧、餐厅、服饰店等等。Coffee tree人气很旺,上海团队二日游,露天位和室内都坐得满满的,客人以老外居多。咖啡以及当日出炉的点心颇具品质。D.I.S.是一间由荷兰设计师开的女装小店,黑白配色。BLISS的老板娘Brigitte是法国人,这个中国迷在中国大江南北用老外的眼光精选了一批中国货。武康庭中还有家SHUI Urban Spa。这里的治疗师来自菲律宾,护理品采用国际顶尖品牌Dermalogica。想象在一个午后躺在宽敞的摩洛哥式户外阳台上,真是惬意非凡。如同一个城中的“欧洲村”。

 

武康大楼

武康路390弄1号周璇旧居

    位于武康路和复兴西路路口,这是正广和老屋,当然根本无法进入其内,只能在外面看看这个英式建筑,这里依然高墙耸立,大门紧闭。人们只有从它那漫过院墙,探向街心的梧桐树枝和那在绿枝间若隐若现的尖尖屋顶,判定这是个大人物住的地方。房子始建于1928年,原是英商正广和老板的住宅,属于典型的英国乡村别墅式样。上世纪30年代,同宋子文沆瀣一气的唐海安一度居住在此。解放后此房被没收,潘汉年、魏文伯、王震都曾在这里住过,后来作为市委招待所。“文革”后刘靖基先生年迈回沪,市府安排其全家入住。至今房子依属刘家所有。

    原意大利领事官宅。平缓四坡瓦顶一层东、西,南三面均有敞廊,两边设弧形环抱台阶,檐顶为盔形山墙,设落地窗和阳台,人站在敞廊下,唯一的感觉就是“别有洞天”。这样的地中海式建筑风格在上海已经濒临绝种。1930年代的上海,是花园洋房蓬勃发展的时期,同时在住宅建筑上又追求不同的风格表现,地中海风格也应运而生。它主要指模仿希腊、意大利、法国南部等地区风格而建的洋房。武康路390号的庭前空间颇大,庭院布局别具匠心,园内小桥流水,假山亭台,竹林花园,绿草如茵。如今这里成了上海汽车工业总公司。自然不接受参观。

武康路99号正广和老屋

    位于湖南路武康路路口,有一个气派的大宅门,终年紧闭,永远别指望着能进去,半个多世纪以来很少有人进出。无论从哪个角度,都无法全窥它的风貌,只知道一幢掩藏在浓密的绿荫中的西班牙式的花园洋房。1934年春,汪伪反动政权的财政部部长周佛海买下这座花园。门前的居尔典路也随着周的到来而改名为湖南路(周系湖南人)。解放后房子被国家没收,陈毅市长曾在此小住一段时间,后这里作为市委招待所,接待中央来沪的高级首长。在此居住时间最长的大概要推贺子珍同志,她在这里度过了从1950年直到“文革”中患病住进华东医院的这段时间。现在这里是兴国宾馆的分部,外墙上烫着的“湖南别墅”四个金色大字。

 

    位于淮海路和武康路的交界处,是武康路标志性建筑。武康大楼犹如等待起航的巨轮般,以前曾叫诺曼底公寓。这座公寓由法商万国储蓄会于1924年投资建造,请匈牙利设计师邬达克设计。这是一座典型的法国文艺复兴建筑式样的大楼,也是上海最早的外廊式公寓建筑。1942年之前,这座公寓里没有住过中国人,大多是在电车和自来水公司供职的外籍职员。抗战胜利后,孔祥熙的女儿孔二小姐把这座大楼买下来,做了最大的业主,自己则住在新楼里。抗战胜利后,有“东方第一母亲之誉的电影演员吴茵入住武康大楼,电影演员王人美从1945年起居住在武康大楼,直至上世纪50年代调京。上世纪三十年代著名的电影艺术家郑君里、赵丹也曾居住在这里,现在,孙道临的妻子王文娟依然住在这里的新楼里,他们的寓所恰恰便是当年孔二小姐的闺房。

    武康路上的房子都是极为漂亮的,往往楼底下都有着“市级建筑保护单位”这样一块牌子,几乎每一栋都有着十分悠远的历史。武康路所在的区域原来是法租界,原名福开森路,以美国传教士福开森而命名,由上海法租界公董局修筑于1907年。武康路全长1公里多点,当年,法租界在非法扩张地盘的过程中,与上海宁波同乡会“四明公所”发生冲突,又与英美等国产生矛盾,福开森在中外各方之间周旋调停,法租界当局为表示对福开森的感谢,特意将法租界西区的一条马路命名为福开森路。1943年10月,汪精卫政府接收租界时将福开森路改名武康路,得名于浙江省武康县。

武康路376号“武康新里”

湖南别墅

 

 

    武康路周围的五原路、复兴西路、湖南路、泰安路、兴国路,都有很安静的马路,洋房接连成片,都可以去走走看看的。
 

周边逛逛

武康路390号

    这里见证着这个“金嗓子”艺人从息影,到复出,又大红的历程。从淮海中路 1754弄的大门沿“主干道”走到底向左拐,再走到底,便是一幢类型和其它小楼不尽相同的三层楼房。这就是今天的武康路390弄1号。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的1943年,周璇深恐长期不拍戏,自己的艺术青春就将枯萎,以,她从干爹干妈柳中浩夫妇(国华电影制片公司老板)长乐路留园12号的家中搬了出来,来到淮海中路1754弄最后一排最西头的小楼里,即如今的这座小楼。为此事,她还跟她的干爹闹得不高兴。那时跟周璇住在一起的只有她的养母周妈,她们住三楼,楼下住着个姓朱的舞女。这年夏天,周璇加入张善琨组合的 “中华电影联合股份有限公司”,先后拍了《渔家女》、《鸾凤和鸣》、《红楼梦》、《凤凰于飞》,场场爆满,声誉再起。抗战胜利后,周璇离开上海去香港拍戏,于解放初回到上海,再没回到这个小楼。

休闲

    “2010年,游客们看完了世博园区,应该也想找个有上海味道的老马路逛逛。”或许武康路就是这样的地方。

  ,上海三日游;  武康路留给人们印象最深的是“电影《色,戒》最后那段”,放走了老易的佳芝装得没事人一样叫了辆黄包车,说“到福开森路去!”张爱玲的小说里,王佳芝最后是要去“愚园路”的,电影中却改为“福开森路”。这“福开森路”就是今天的武康路,与小说里的公寓不同,李安把这个幽会的场所选在了武康路99号,这曾是英商正广和汽水公司大班的住宅,是独门独院的别墅洋房。这位英国大班的家,完全按照英国乡村别墅式花园住宅式样建造而成。现在别指望能近距离参观这座洋房,大门紧闭,根本不知道其所属的单位,但透过围墙,红瓦陡坡的屋顶上,有着红砖砌就的高高的哥特式壁炉烟囱和尖顶的老虎窗,外墙饰以暗红色的半露木构架,透射出浓郁的英伦乡村风味。虽然高高的围墙挡住了视线,但还是冒出了三角形的尖顶和浓密的树,构画出一幅很美丽的图画。

地理:武康路位于上海的徐汇区,全长1.71公里,处于衡山路风貌保护区里,武康路如一条鱼骨,与华山路、五原路、复兴西路、湖南路、泰安路这五条永不拓宽的马路弧线相连,最为合适做建筑散步。沿线优秀历史建筑总计14处,保留历史建筑37处。这里曾经居住过众多当年的政要、商界精英及文化名人。黄兴公寓、唐绍仪的居所,商界女杰董竹君、钢铁大王朱恒清、面粉大王孙多森、孙多鑫等商界巨擘的身影,都曾出现在武康路上,文学大师巴金,影坛巨星孙道临、赵丹等也曾在武康路上居住多年。

   想起来去拍武康路,是因为看见市旅游局编制的一本《四季发布》的小册子,小册子的内容是由《旅游时报》编辑的,里面推荐了武康路,那张在武康大楼上俯拍的武康路,老洋房隐印在绿树丛中,视觉上很是诱人。当时觉得很奇怪,上海像武康路这样的马路有许多,旅游局为何独独推荐武康路?后来去网上查了查,原来是武康路的外观政府进行了统一改造,纳入世博的旅游景观。

    武康路就在喧闹的淮海西路与兴国路之间,在淮海西路的那一面有许多商店,热闹非凡;武康路这面立刻安静下来。淮海西路上武康大楼,那欧式风格的建筑是这条马路最明显的标志。
    武康路上,行人稀少,所以我可以毫不顾忌地四处张望,一栋栋洋房收入眼底,西班牙建筑的小尖顶显得那样的慵懒,上海跟团四日游,带有造型优雅柔美的意大利式半圆形阳台,很像莎士比亚笔下罗米欧和朱丽叶幽会的阳台,上面缠绕着枝叶纷披的长春藤,街边幽静的小花店总看不到主人,偶尔碰见几个外籍人相视也是不经意。武康路骨子里浸透着优雅与沉静,这才是上海独有的气质。

武康路40弄民国总理的官邸


指点

    目前是条弄堂,可以自由进入的,弄堂非常安静。建于1932年,上海市第三批优秀历史建筑,上海自助一日游。弄堂属于西班牙风格的独立式花园住宅,注意看弄内的1号,现在为寻常人家居住。该住宅据称是由董大酉建筑师事务所设计。建成时为比利时与法国商人合资组建的义品银行产业。民国第一任内阁总理唐绍仪曾在此居住,并在此被国民党军统谋杀,成为当时震惊中外的政治谋杀案。

武康路240号开普敦公寓

    现在是一个居民区,可以自由出入。1936年前后是英国籍Mr&Mrs R.M.Saker的私宅,这对夫妻都是英商通和有限公司的职员,Mr Saker则在该公司担任高级职务——公司主管兼董事。英商通和有限公司是当时上海较有实力的建筑设计公司,曾于1913年设计了汉口中国银行,上海六日游,1917年竣工,今天这幢建筑已是武汉的优秀历史建筑。在敌伪时代,该住宅被伪“敌产管理委员会”没收。

提醒

    这个洋房亦是不对外开放。在文革结束后,重回武康路113号的巴金老人写下了《随想录》。从湖南路拐进武康路,沿街第一座庭院里是一幢英国乡村式花园洋房,平缓的屋顶,暗红色细砖贴面,十分朴实厚重。这是巴金在上海最后的寓所,也是巴金先生在上海定居住得最长久的地方,这座小楼始建于1923年,曾为苏联商务代表处,从1955年起,巴金和女儿李小林一家就住在这幢三层小洋楼里,庭院里种满了白玉兰,巴金在此楼居住了40多年,在这里,他写成了《创作回忆录》、《往事与随想》、《长夜》、《一双美丽的眼睛》等译作及小说,被海内外思想界、知识界和文学界公认为“说真话的大书”。

var _bdhmProtocol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 https://" : " http://");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_bdhmProtocol + "hm.baidu.com/h.js%3F55cb9434a4feaab0502516f929d8bb75'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